五十好青年呀

❤️

【周叶】用爱发电(短篇完结)

热汤:

#世界上并不缺少爱,而是缺少能用爱发电的人。


#又是突如其来的可怕脑洞,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啊(




【周叶】用爱发电


“现播报一则紧急通知。据国家空间天气监测预警中心监测显示,今晨05时29分太阳活动区ZY1653爆发Z3.1级大耀斑,伴日冕物质抛射预期在…嘶啦…时抵达地球,届时将扰…嘶啦…线电通讯及电力系……”


画面一阵扭曲,新闻主持正直的神情被拉扯至狰狞,在嘈杂雪点纷乱中不甘示弱挣扎少顷,终回天乏术般沦入深渊。


骤然黯灭的屏幕映着张张茫然无措的脸,混乱中面面相觑。


方锐眼睁睁看着镜月升级材料融入昏天黑地,真真成了镜花水月,心痛无以复加。


他拍案而起,一捋袖管,忿忿:“怎么搞的?是不是嘉世那帮孙子贼心不死剪我们电闸了?”


“人早从对面搬走了,跟我们隔开八条街。”叶修倒是冷静,拔下卡随手揣兜里,还有心思拿方锐开涮,“都多大人了,停个电还咋咋唬唬,你好意思不?”


他顺势起身,从网吧二楼窗口望出,目光所及之处皆在夜色中沉寂,偶有星点微光亦唤不起平素万家华灯。用指节轻叩窗檐,叶修微扬下颌:“瞧见没,这一片都停了,没办法的事。”


面对电网这波无差别攻击,方锐也只能认栽,蔫坐良久,嘴里悻悻嘟囔:“怎么就赶巧这时候呢,晚它半秒也行啊?紫牙月,老叶你说,还得进出多少次副本杀多少次隐藏能再碰上……唉。”


叶修见他愁云惨雾,绷着的神情有些撑不住,抓了抓头发:“看你真情实感伤着心,真不好意思告诉你最后我给捡起来了。”


方锐一愣,下一瞬间燃起熊熊期望:“卧槽真的?”


“骗你干嘛?”叶修挑眉,“这不听老板娘那儿新闻放得断断续续,怕有什么意外,赶紧帮你捡了嘛。”


陈果自角落的电脑屏后探出头,惊讶:“这都被你听见了,你刚不还打着游戏吗?”


叶修从随身携带的烟盒中抖出一根,叼在嘴里并未点燃,勾唇笑笑:“高手嘛,就是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、手速八百的。”


一旁魏琛被他这番不要脸言论激得如梦初醒:“靠老子指挥打团呢,突然就断了!什么新闻?”


“好像说是太阳风暴影响到电力系统。”坐得近的安文逸用中指轻推眼镜,代为作答。


训练室沦入片刻死寂。


包子率先有所反应,一掌拍在罗辑背上,叫道:“小弟,快给大家解释下!”


罗辑白了他一眼,转过头,还是好心给一窝平均学历不过高中的职业选手进行科普,诸如太阳天气难以预测,磁暴产生感应电流攻击电网最薄弱变压器,致高压输电线路烧毁。


苏沐橙若有所思:“就是说这场断电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?”


“嗯,这次耀斑爆发强度前所未见,不知何时有二次磁暴,短期内电网不太好修。”罗辑点头。


方锐听得云里雾里,直觉却令他隐约心忧:“那啥我问一下,高铁用电吗?”


“当然啊,一班几万度呢。”


安文逸顿了顿,旋即接上的扶额动作令他忆起自己的账号卡:“那后天在S市开的聚会,我们怎么去?”


训练室再度沦入片刻死寂。


唐柔点了个蜡。


“盲生,你发现了华点。”叶修打破沉默,落井下石,“挤大巴嘛,大巴不用电,颠上三小时也就到了。”


魏琛满脸鄙夷:“叶修同志你这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搞什么,好像我们得挤大巴,你能飞过去一样。”


“可不。”叶修耸肩,落下轻飘飘一句,“小周开车捎我过去。”


方锐不禁尔康手:“等等,小周?哪位啊?”


“周泽楷啊,别说你不认识。”叶修挺直脊梁,答得理直气壮,顺理成章,“他今天在H市办事,约好结束了顺带捎我回去,刚好遇上这事。”


“你们原来那么熟的吗?”


“有啊。哥人缘好,你羡慕不来。”叶修冲他晃晃食指。


“这都能被你碰上,绝了。”方锐嘟囔,已而像是想起什么,凑上前面带谄媚,“一样要走,也带我一个呗,行吧?”


“我看……”叶修拖长音吊人胃口,托着腮下定论,“不大行。”


“哎哎叶修讲不讲道理,你说不行就不行?问过人家周泽楷的意见了吗?”


叶修瞥了他一眼,衔着烟,语音有些含混:“他那车两个座的啊,你要有能耐扒车顶,小周他应该不介意。”


方锐无言以对,颓上一阵,越想越不对:“凭什么他就找你不找我啊,好歹一起出道的,同期爱呢?”


“不存在的。”叶修冷酷,补充,“因为尊敬前辈。”


一旁魏琛装模作样咳嗽几声,宣示他骨灰级前辈的身份。


其余众人皆冷眼旁观,特殊时期,在没接到聚会取消讯息前,叶修就是阶级敌人。


汹涌暗潮被敲门声打破,前台小妹探头,眼神不时向后飘,面颊微醺:“叶哥,有位客人找你。”


一屋人的注意力齐聚门口,伴跫音落地,迈入一双修长的腿。来人衣着简洁,白色T恤配黑开衫,勾勒秀欣身型,衬得整个人英姿飒爽,俊逸丰赡。细碎的前发微长,投影在温情的眼波中,柔和了眉目山水。目光于在座各位间盘桓,落到窗畔,弯开一泓清溪。他拢了拢遮挡大半张脸的围巾,扬起手机解释:“没信号,就上来了。走吗?”


“哦,等会儿哈。”叶修点点头,随手将整根未燃的烟扔进垃圾桶,转身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披好,四下一瞥,又将桌上钱包揣口袋里。


他简略扯了扯衣领:“走吧。”


苏沐橙笑吟吟:“就带这些行么?”


叶修摆摆手,乐得逍遥:“别的再说吧。”


二人挥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魏琛透过玻璃,徒然看他们渐行渐远,昏黄路灯光影影绰绰,照得人影交叠缠绵,直至钻进车内消失不见。男人嘛,车是一生的玩具,哪会有不感兴趣的?他认出车标,不禁想起往昔落日瀑布的奔跑,那是他逝去的知乎,“试分析某牌两座跑车较常规轿车优越性”,底下的高票回答。


——谢邀。两座可以只载女神,五座七座还得捎带七大姑八大姨。


触景伤情,纵然叶修绝非女神,魏琛忽然心生二舅姥爷的悲凉。


他猛地捶桌。


轮回的队长真的那么可爱嘛。


不用麻烦了,不用麻烦了。我那么有钱,包车去S市。


……等等。他刚刚看见了什么来着?


再度朝楼下望去,揉揉眼,只见残月婆娑,树影斑驳。


托强太阳风暴的福,C国大部分地区电网瘫痪,飞机高铁电力机车等一系列交通工具全线宕机,传闻中的S市会议不得不推迟两天举行。即便如此,当日到场选手依然稀稀落落,且多精神萎靡、醉生梦死。连日断网,偶有不知上天还是维修工人垂怜似的来电,也脆弱地宛如当今青少年的发根,令这群网瘾少年少女叫苦不迭。


议了大半天正事,暮色降临之际,方进入自由宴会韶光。


黄少天坐了一整日火车,听了一整日会,累得安分不少,语言量锐减,此刻支在餐桌上饮橙汁,偶发几句小牢骚:“这下好,电竞选手去掉电,我们还能做咩啊?”


队址离得算近没怎么遭罪的李轩微微一笑:“透过现象看本质,打联赛靠的是意识、手速、战术、经验等等,综合起来,我们可以……”


不远处凑在一起的孙翔、唐昊小朋友闻言,两相对视,心照不宣。


“斗地主!”


“狼人杀!”


……


“唐昊你是不是因为上次输给我两百万欢乐豆所以怕了?”


“哼我还说你因为之前连三局当白痴被开局首刀产生心理阴影了呢。”


“你,好!从此你走你的狼人道,我跨我的地主桥!”孙翔涨红了脸。


楚云秀端着红酒杯,忍不住打断:“说到底,你们有牌吗?”


孙翔一下泄了气,转眼又梗直脖颈挣扎:“便利店还开着吧,去买几套不就行了……是吧,队长?!”


他飘忽的眼神掠过侧门,骤然一亮,在企图偷溜进来的队长身上找寻到底气,高声呼喊以求认同。


周泽楷正半猫着腰,准备从不那么起眼的地方溜进会场,这下忽然被点到名,突又成为全场焦点,顿时起了点局促。他缓缓直起身,下意识瞥了眼身后,不走心应答:“啊,嗯。”


同样翘会且姗姗来迟的叶修显得从容不迫,踱步跟在周泽楷身后,见他停驻,探头张望,纳入一屋大眼小眼的温情注视,镇静地点头摆腔:“同志们辛苦了。”


“唉叶修同志你可算来了。”方锐遥遥冲他招手,“组织决定交给你个任务。”


他也是憋了两天没上网,旁观孙翔唐昊二人争执听得心痒痒,觉得找临时替代品不失为法:“去旁边便利店买十几套牌呗?”


处戒断反应期的一众选手纷纷鼓掌。


“我和小周这刚来呢,你们一个个的,就知道欺负老实人。”


在座的都惊了,将叶修从上到下由里至外打量个遍,愣是没发觉与“老实”二字的半分联系。他身边的周泽楷倒是称得上纯良,但他们也没想支他跑腿啊,是你自己拉上人家的好伐?


还是老板娘有魄力,大手一挥,一锤定音:“来路上看了,离得不远,赶紧去!”


叶修无奈,扯过周泽楷的衣袖往外走,不忘回头提上一句:“回来记得给报销啊。”


看得大家连连摇头,铭记日后不能同叶修走得太近,不经意就被脸T来一波AOE误伤,啧啧。


唐柔正与苏沐橙说着悄悄话:“沐沐,你看叶修的外套,还有围巾……”


被方锐听见,兴致冲冲地参与话题:“他衣服怎么了?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
苏沐橙冷漠:“呵,男人。”


果然直男是无法分清白T与白T,黑裤子与黑裤子之间异同的。


方锐:“嗯???”


他困于心,衡于虑,与叶修不相见已四天余了,早将他的背影忘得一干二净。关衣服什么事啊?即使不一样,来这里新买的不行啊?思前虑后,尽力对比,无意间四顾,惊觉方才叶修出现时容光焕发、神采奕奕,好像头发也经精心修饰,露出眉目显得干净利落,一改往日颓态,配上周泽楷站旁边的外貌加成,横扫现场一众废宅。


宛若一个现充。


不不不,一定是自己看错了。除了荣耀,还有什么能滋润那货啊。


方锐轻易说服自己,摇摇头将此事抛却脑后。


切,女人。


会场定在酒店八层,叶修一阵鞍马劳顿地爬上,还没来得及歇脚,这下又得溯游从之,累得骨软筋酥。周泽楷实在看不过去,一路扶着人下楼,直至推开底层楼梯间安全门前才松手。


叶修就门灯幽光瞥了眼周泽楷侧颜,短时内未能平复下呼吸,深匀口气:“呼,小周你体力真好啊。”


“嗯,有锻炼。”周泽楷点点头,出口气息平稳,顿了顿,带上可怜意味,“早上喊前辈一起,你说不要。”


叶修偏过头,身边那张联盟的脸正认认真真故作委屈,眼一瞬不瞬,嘴角刻意抿起。枪王利用自身优势,本该一击即中完成秒杀,而叶修注意力全被他头顶迎风摇曳的一小撮头发吸引,忍不住“噗嗤”笑出声。昨夜自己蹲守到地图刷新,在难得空旷无人的野区纵情风筝,小周刚洗完澡,草草吹了头发,立马投身战局,助力解决。未干的发而后在枕上翻滚半宿,今晨就张牙舞爪给主人一个下马威。蘸了点水勉强恢复乖顺,顶上却有一绺倔强非常,屹立不倒。这会儿在风里一吹,格外招摇,顺带招呼它蛰伏的小伙伴伺机而动。


周泽楷可看不见,不解地冲叶修眨眨眼。


“饶了我吧,可跟不动。”叶修叹息,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,“周泽楷小朋友,你怎么那么黏人?”


语味带着调侃,轻松明快。


周泽楷想了想,歪头笑笑:“因为是你呀。”


是你,所以忍不住。


宛若有电荷流经,近处街灯明明灭灭,唤隐匿草木间飞虫的义无反顾。


伴悠扬乐声,自动门开合,营业员久梦乍回般诧异四顾:“来电了?”


“唔,你们这儿有牌么?”叶修走向收银台,直奔主题。


“都在这边柜台底摆着呢。”对方回过神,一指下方,“就是货可能不太全。”


周泽楷离得近,闻言顺势蹲下,扫视了眼货架,陷入须臾几不可察的沉吟,开口:“嗯……只有狼人。”


“哦是嘛?”叶修不走心地瞄了眼,“旁边几盒花花绿绿的不是扑克啊?”


不是。


周泽楷低着头,眼观鼻,鼻观心,难得地没看向叶修。光线骤然盛起的白炽灯照着他耳尖微微泛红,好看的侧颜漾着些许困扰,支吾着出声:“是…呃…”


叶修后知后觉,联想柜台位置与周泽楷微妙神情,隐晦地领悟了些什么。他连忙打断,扶额忍不住笑起来:“行你别说了,我差不多知道了。那就带几套狼人吧。”


尴尬随货架一起被一扫而空。


——呃,是说放纸牌的货架。


二人携一袋狼人杀重返会场,于百无聊赖的职业选手眼里,简直散发着野图Boss般的光辉吸引。众人蜂拥而上,获取掉落“稀有材料”,三五成群划分地盘,迫不及待开展勾心斗角的厮杀。


叶修组围着圆桌窝在角落,队员构成清奇。经一番推杯换盏的辞让,他“黄袍加身”沦为无聊上帝。


趁打起精神的黄少天给新人们科普游戏玩法,桌下靠得近的开始窃窃私语。


“唉,王杰希啊,我已经察觉到了。”张佳乐一声长叹,“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小说里面的人物,而且肯定是科幻小说,不然怎么会发生这种糟心的事。”


王杰希将手中的报纸翻了个页,用太阳能充电宝打着光继续读,嘴里应着:“那你庆幸吧,作者只安排了太阳风暴,而不是因为战争投石墨炸弹断的电。”


张佳乐撇嘴,自顾自嘟囔:“科学基础有了,还缺点幻想元素。”


叶修敲敲桌子提醒:“发牌了啊,聊天的几个自己看着办。”


张佳乐拿到牌,捂住边角就着光看了眼。


一头村民。


“行,天黑请闭眼。”叶修语气懒散,漫不经心。


“你刚在看什么?”张佳乐闭上眼,压低声音。


“新闻,用爱发电的具体报道。”


“啥?那是什么?!”


“你不知道?最近热点啊。”王杰希微惊,悄声解释,“C国出现几例情侣夫妻情动时短时间来电情况,专家指出这是用爱发电的表现,大概与两人相处磁场有关。”


“这居然也行??”张佳乐听得目闭口呆,“幻、幻想元素来了?”


圆桌另一侧的叶修无暇顾及他们的对谈,皱着眉,自言自语:“……最开始是谁来着?”


“丘比特。”他身边的周泽楷小声提醒。


“哦,那丘比特睁眼吧。”叶修从善如流。


话音刚落,就见周泽楷睁开眼,偏转过头冲他笑笑,面部轮廓在烛台暖光照耀的阴影下更显深邃。


叶修一本正经地平视前方,托着腮,左手指尖随性轻敲桌面,声音里带着点难以觉察的笑意:“请丘比特现场指定一对情……”


尾音与短促未及生发的惊错,悉数吞没在暗色中的唇畔、喉头。


微弱的电信号被无限放大,恍惚能听得它流经线路时的噪声。


骤然闪烁的灯光映在薄薄眼皮,紧闭的黑暗受尖锐亮色的针刺。


随之而来“啪”一声响动。


众人顶着盛光眯缝起尚未适应的眼,向声音来源处望去。


——王杰希的充电宝炸了。


而周遭落地窗只镜面反射室内灯光,暗示除此处之外的整座城市依然沉睡。


“真相只有一个。”王杰希看着他逝去的充电宝。


“怎么回事怎么回事?老王你也这么觉得对不,是不是就传说中的那个!”黄少天突然兴奋,“轮回那个谁,你把你家那位带来了?”


“……啊?”周泽楷抬头,神情十足茫然无辜。


“噫问你们队方明华呢,他不是今天到场唯一脱团狗嘛?周泽楷你跟着凑什么热闹!”


“哦。”周泽楷见事不关己,又飞速低头,盯着桌下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叶修插嘴:“人家小周这不心系轮回嘛,多好的队长。”


“切。”


另一桌方明华起身,否认三连:“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啊!”


话被堵了回来,黄少天眼睛一转,另寻出路:“哎老叶,你不上帝嘛,刚才睁着眼吧,有没有看到什么不一般的事情啊说来听听?”


叶修垂着手,勾了勾嘴角,干脆道:“没看见。”


场面一度陷入混乱,真正的狼人杀开始了。


黄少天查杀张佳乐,觉得他从未开局便和王杰希嘀嘀咕咕缠缠绵绵,很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。


吓地王杰希左右眼一般大。


张佳乐冷笑,怀疑黄少天悍跳预言家,真狼其实就是他和,和…他身边看似乖巧但一直红着脸的乔一帆!


乔一帆捏着小女孩卡牌,连连摇头:“我是好人。”


周泽楷依旧在桌下悄悄摩挲叶修指腹。


张新杰决定听听后置位发言再做决定。


刘小别给自家队长发了金水,证明他赛余一心炒房炒股,没空顾及恋爱。


莫凡不声不响地端坐着,连划水发言的打算都没,但横看竖看他也不像会背叛组织的。


……


除去中间浑水摸手的一对,所有人互相打量的目光中都带了三分怀疑七分嫉妒。


我们中出了一对叛徒。


还是能用爱自发电悄悄摸摸窝一起打荣耀的叛徒!


众人咬牙切齿,在盲目猜忌狐疑中,数位良民含怨被票死,狐狸般狡猾的老狼牵着他鹅的手,眯起眼笑了笑。


夜渐深,点到为止。即使叛徒身份尚未明了,也是时候散席。


黄少天心有不甘,一步三回头。


高英杰远跨重桌来寻他的小伙伴,见他手里卡牌,顺口一问:“啊小女孩,是可以在狼刀人时偷看吗?”


诶。


诶?!


初次体验该游的乔一帆只听规则里一句“小女孩可以偷看”就硬着头皮上,稀里糊涂从刚开局便透过指缝偷看。


不出意外地看见了,丘比特勾住上帝脖颈,在对方嘴角啄吻的那幕。


闲话少叙。


离得远的自然早订好房间,准备稍事休整再踏上归途,也算别样度假;像兴欣这样隔得近的,选择包车连夜赶回H市。


毕竟有几年下来累积的习惯。


住的习惯,吃的习惯,打荣耀时电脑键盘鼠标的习惯。


没有电与信号的不习惯。


兴欣众左盼右盼,盼星星盼月亮,没把电等来,等到了周泽楷。


当时大家正围坐在长饭桌边吃烛光晚餐,乔一帆放下碗筷跑去帮开了门。正对着门坐的方锐瞧见他的脸,嚼着菜质疑:“周泽楷?大晚上的你跑我们兴欣来干嘛?”


“呃……”周泽楷抓了抓头发,秉承一贯画风,终究没回答他的话,自己另起了个头,“前辈。”


这一屋共有三位前辈,他没加姓氏。


而背对门的叶修咽下口中饭菜,扯过餐桌上纸巾擦了嘴,这才慢条斯理地转身,坦然应答:“嗯。”


餐厅安装着暖黄色光,起初听说是能增进食欲。断电这几天换了同样暖黄的蜡烛,却怎么都有点食不下咽的感觉。


此刻顶灯重新亮起,叶修头顶晕着朦胧的光斑,脸上扬起淡淡微笑,交缠在空气中的彼此目光摩擦出小别怀念。


周泽楷笑着,又唤了声:“前辈。”


“卧槽来电了?!赶紧的准备准备,我去把电脑开了。”魏琛猛拍桌破坏气氛,扭头看了眼“嗡嗡”运转的空调,指使道,“给它关了,节约用电打荣耀啊!”


安文逸翻出遥控器,对着空调按下开关键:“魏前辈,电即发即用,关了也存不了,顶多省点电费……嗯?”


关不掉?


再摁两下。


关不掉。


嗯。


在场的何许人也?真没半点心机战术玩得转荣耀?


数道目光霎时集中在叶修与周泽楷身上,其间交杂各色复杂情感。


方锐与魏琛对视一眼,彼此真·心照不宣,先下手为强,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人架着一个拖到最近的房间,脱身出门,掏钥匙反锁。整套动作宛若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
叶修方才措手不及,刚反应过来,敲敲门板:“你们干嘛呢,开门。”


魏琛呵呵一笑,向内喊:“门我已经锁死了,今晚你们谁都别想出来!”


“不是,你们……”


“别妄想狡辩啊,老叶,刚刚肯定是用爱发电。”方锐火上浇油,“有爱就发,没就培养,加油你们可以!”


“没错!日久生情,日久生情。”魏琛抱拳附和,“牺牲你一个,造福千万家啊!你们几个,谁管我跟谁急!”


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叶修不得不相信那俩丧心病狂的家伙弃他而去,昔日队友果真禽兽不如。


“牲口。”叶修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
这特么还是他自己的房间。


周泽楷轻抚他的背,安慰道:“不气。”


“……嗯。话说小周你怎么来了。”叶修平复心情,问道。


周泽楷触碰叶修脊背的手缓缓下滑至腰际,长臂一揽将人拥在怀中,头亲昵地枕在对方肩窝,呼吸灼热。


“想你呀,想见你。”他说。


通讯设备高度发达的当代,人情关系仿佛坚韧而脆弱。不必为一封家书苦等大半月,转因半小时未回复的消息患得患失。不过寥寥数日,他被压抑的迫切渴望爆发得无声无息。


想你呀,想见你。


叶修悬在半空的手刹那滞留,终落在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。


“我也想你。”他说。


……


是夜。


房间内,灯亮了整夜。


房间外,荣耀打了整夜。


……


翌日,魏琛带着浓厚黑眼圈,心满意足地给周叶二人开门。


“感觉怎么样,还能继续发电吗?”魏琛关切。


叶修冷笑:“不能,再见了您嘞。”


魏琛抚摸着自己冒尖的胡茬,若有所思:“那可能是,日不够久。”


……


是夜。


房间内,灯亮了整夜。


房间外,荣耀打了整夜。


……


太阳风暴逐渐平息,高压线路缓步修复。


各荣耀玩家兴致盎然登录游戏,登时有点久别重逢的陌生,都在界面内四处点选琢磨手感。


不看还好。


为什么过去两周野图BOSS击杀记录里……不是轮回就是兴欣啊?!


他们哪里来的电和信号啊——?!




-Fin-


野图Boss想起了被兴欣与轮回支配的恐惧。


那啥我不会狼人,唯一玩过的一局被首刀了orz所以都是我瞎写的。


说起来关于用电和太阳风暴的地方也是瞎写的。


给大家拜个早年……

评论

热度(5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