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好青年呀

❤️

【周叶】昼夜别野五元代金券(短篇完结)

热汤:

#微博首评梗,本来要写汤臣x品的,但是昼夜出了双倍的价钱x




【周叶】昼夜别野五元代金券




昼夜别野V:


风云交睫,昼夜在野。愿错杨柳依依,愿错檐前点滴,愿错逾冬雪霁,独换携手与你。即刻起关注昼夜别野,转发本微博并@一位好友,随机抽选一位赠神秘大礼。


转发 37万   评论 7万


苏沐橙:嘻嘻凑热闹@叶修


叶修:哟抽别墅吗,发家致富就靠这一波了😎@周泽楷 //@苏沐橙:嘻嘻凑热闹@叶修




一日男友官博V:


赛场上的无解枪王,平日里的腼腆青年,亦可化身专属一日男友,予你一场浪漫约会。准备好与@周泽楷 共撒甜蜜暴击了吗?为贺企划上线,我们将在转发评论的粉丝里选取一位参与此次录制,机不可失哦。


转发 52万   评论 9万


魏琛:不行这文案,我先哈为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等会删,万一被抽中就惨了哈哈哈。


叶修:在轮回还要卖身吗,趁现在转会期,考虑来兴欣不?[二哈]


一日男友官博V回复@叶修:那个,叶神,我们是正经节目,委屈……




昼夜别野V:


恭喜@叶修 1名用户获得【昼夜别野五元代金券】。微博官方唯一抽奖工具@微博抽奖平台 对本次抽奖进行监督,结果公正有效。公证链接:网页链接




一日男友官博V:


恭喜@叶修 1名用户获得【一日男友周泽楷场次录制机会】。微博官方唯一抽奖工具@微博抽奖平台 对本次抽奖进行监督,结果公正有效。公证链接:网页链接




叶修V:


嗯????


转发 11万   评论 2万


周泽楷:第一🐰


叶修回复@周泽楷:这种情况我已经向主席请示过了,一般可以手速每满200减150,看你长得帅,追加那啥大圆筒第二个半价。


普通路人甲回复@周泽楷:叶修握手券一张,叶修自己套路。


普通路人乙回复@周泽楷:荣耀教科书一本,自己撩。


周泽楷回复@叶修:前辈……




托叶修中奖的福,几条微博齐齐上了热门,连带#叶修锦鲤#话题热度一路飙升,吓得抽奖平台官博也赶紧站出来澄清,力证两例皆为随机抽选结果,并非与叶修本人有甚不可告人交易。


昼夜别野一方倒是乐得适意,轻轻松松打响一波营销,在娱乐至死的时代,甚至鲜少有人谴责他们的行径,反而是一片拍手赞绝,意思意思心疼下中奖者。


一日男友官方就有些难做,在开奖微博底下问询叶修需不需要重新抽一次。叶修看热闹不嫌事大,回复道:“我凭本事中的奖,不能因为我粉丝多就欺负我啊。”


问题在这儿吗?官博皮下悻悻然,几欲吐血,只得将准备好的后续说辞打碎往肚子里咽。


从热搜进来的吃瓜群众刚在别墅开奖处“哈哈哈哈哈”打过卡,见了这条又莞尔一笑,帮衬着附和,乐于见局势朝不可控方向蜿蜒。


叶修粉丝不必提,当然战在第一战线为偶像争取“正当利益”。


周泽楷粉丝,特别是女友粉,遗憾过后,更积极参与,力图促成这桩露水姻缘。


咋地,反正重抽也抽不到自己,跟叶修拍片总好过跟情敌拍吧?


连周泽楷本人都难得地在微博上发了自拍,配以两字“期待”,圈了叶修,激起转评千层浪。


嗯?你问两人cp粉在哪儿,怎么没看见?不好意思,她们有的在楼下跑圈还没上来,有的已经炸成了天边的烟火还没下来。


事已至此,无路可退。一日男友节目组只好硬着头皮,冒着强烈违和感联系双方。经一番沟通交流,才算将大致事宜安排停当。


约定拍摄的日子如期而至,为舍去路途麻烦,节目组早在叶修家附近订了酒店,提前一天带好器械,携周泽楷飞去B市。


叶修有模有样尽地主之谊,待一行人放好行李,就近找家夜排挡请客搓一顿。


“你们住酒店啊?”叶修自然地给周泽楷夹了一筷子炒肉,没话找话。


“对对,就在这附近。叶神你准备一下,明早要录个周队喊你起床的镜。”策划赔笑,叮嘱道。


“那不对啊,都是我男友了,不和我睡一起吗?”叶修挑眉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
对面冷汗直淌:“我们是……”


周泽楷低头,纤长的睫毛在夜排挡昏黄的灯光下投射细密阴影,随他瞬息而微微颤动。他端起桌上半瓶冰西瓜汁,咬着吸管,不动声色一饮而尽,随后任那抹红色一点点漫上自己的脸颊。


“正经节目,行了随你们。”叶修瞧他大惊小怪,觉得还不如和周泽楷交流,闷是闷了点,但耐不住人可爱,架不住自己喜欢。


他偏过头,刚巧撞上周泽楷喝完瓶里最后饮料,抬眸冲他眨眼,眉目如画。


“小周……”他欲言又止。


“嗯?”


“那是我的。”他还是好意提醒,“你的在右手边。”


“啊。”周泽楷闻言一愣,紧张到手足无措,好一会儿才想到把自己右手边饮料递给叶修,犹豫会儿就要起身给他重新找吸管。


叶修按住他,满不在乎地一口气爽快喝见底,一抹嘴,挥手叫来老板娘结账。随后在店口道别,哼着曲儿跟人分道扬镳。


次日清晨,节目组特意赶早赴往叶家。组内皆是见过世面的人,并没有人因这套B市西城区别墅惊叹,更并没有人对叶修家世暗自咋舌。


估计叶修事先已和家里打过招呼,电动外门缓缓分开,叶妈妈站在内门口冲他们挥手,等候多时的样子。


走近,叶妈妈笑眯眯挽起周泽楷的手,和气道:“小周起那么早啊,修修还在睡。他房间你知道的,替我去叫叫他。”


周泽楷点头,精准地直奔叶修卧室而去。


叶妈妈善意解释说:“先前暑假这孩子来京旅游有被修修拉来住过,反正有空客房嘛,他很乖的。”后头摄影组刚录完,匆匆架起机器,跟上前者步伐。


房间里窗帘紧闭,微茫的天光透过那层薄布为室内添一抹朦胧,燕雀檐语隐约可闻。


叶修恬静地侧卧于床中央,夹抱着被子,睡衣上卷露出一小节白净腰线,呼吸清浅。


节目组进来时周泽楷刚替人把睡衣翻下,有些刻意地往后瞥了一眼,这才轻轻柔柔推着叶修的肩,低声唤道:“前辈。”


叶修眼珠微转,眼皮挣扎着动几下,“嗯哼”呢喃两声,又瘫在被窝里,意图继续赖床。


“起床啦。”周泽楷伸手掖了掖被角,指尖不着痕迹轻点叶修脸颊,触电般迅速缩回。


叶修挠挠脸,伸个懒腰,睡眼惺忪,嗓音干涩,颇有埋怨:“不该给个早安吻吗。”


周泽楷还红着脸没说什么呢,策划忍不住尬笑:“叶神充分进入状态啊。”


“给你们加卖点收视率哈,多好。”


也容易招骂啊,策划心说。


叶修不管,揉眼,打呵欠,顿了顿,“呃,我换衣服你们拍吗?”


话音刚落,周泽楷骤然起身,以身作则走出房间,并用眼神催促节目组众紧随。待一帮人全都站在外头面面相觑,他才满意阖门。


趁他换衣洗漱当口,周泽楷下楼,跟坐在沙发上读报的叶父打过招呼,轻车熟路来到厨房做起简易早餐。


叶修晃晃悠悠重现身时,周泽楷已热好粥煎完蛋,撒上肉松滴点酱油端上餐桌,替他拉开座椅。


叶父瞪他一眼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
叶修坦荡荡,在“别人家孩子”面前毫无惧色,拿筷子戳破半凝固的煎蛋黄,美滋滋地看着它流出与酱油混合,说:“一家不容二勤快之人,况且爸你都没见我正经的时候。”


周泽楷帮衬:“嗯,很厉害。”


叶父一甩报纸,给自己蹭过来的小点拴上狗绳,冷哼一声:“是,看你现在就很不正经,连狗都不肯遛。”


随后“呼啦”一下跟狗出了门,留周叶二人大眼瞪小眼。


“今天什么安排来着?”叶修抿口粥,随意发问。


节目组犯了难,若随便抽中哪位粉丝,都能按着人愿望清单给她尽量实现,现下被命运作弄,跟叶修凑了一对,还能怎么办?


哪想叶修压根问的不是他们,眼神分明没从周泽楷身上离开过。


“约会能干嘛来着,你有什么想法?”得到对方否定答案,叶修冲他摊开一只手,“找人问问。”


周泽楷会意,心照不宣地将手机付其掌上。


叶修按下几个数拨出,在节目组示意下调成免提。


“周队呀?你不该在和叶修约会嘛,怎么还有功夫给我打电话?”苏沐橙的声音透着浓厚调笑意味。


“沐橙,是我。不就为这事问你嘛,约会能干嘛,你看那么多电视剧,传授一下经验呗。”叶修一本正经。


“哦哦,那我想想。”苏沐橙善于配合,兴致盎然道,“你是要《魔法甜心》那种,还是《前辈很忙》这种?”


“哎大小姐,你是觉得我能骑着扫把带小周去天上遛圈吗?”


“哈哈不闹了,你们还是安稳点吃饭看电影吧。啊游乐园也不错,可以去坐摩天轮,在它转到最高点的时候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对面狡黠一笑:“你懂的。”


又是一轮小打小闹,叶修征询周泽楷意见,干脆拍板:去游乐园。


八月赤轮悄然布撒火网,粘稠阳光几凝结实体净润世间草木,剥夺其水分后敛声息语,静淌过大街小巷每条柏油路。


叶修刚从车里探出身,差点被那热浪弄的打退堂鼓。而周泽楷随之下了车,自然地牵起他的手,肌肤相触之处带着点车内冷气凉凉润润的温度,好看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,叶修只好把一句“还是看电影去吧”吞进肚。


售票处,工作人员前去买门票,周泽楷翻阅游乐园宣传单:“玩什么?”


叶修拿着那片纸给他俩扇风,又觉在无所遁形的阳光下连出的风都饱含热意。他想了想,正儿八经道:“室内有吗,不太刺激的也行。年纪大,玩不动云霄飞车,我看旋转木马就挺适合我们的。”


而真当周泽楷循着地图七拐八拐领他到双层皇家转马前,叶修就有点笑不出来。该游乐园地广人稀,大多项目都不排长队,此刻上轮刚结束,周泽楷麻利地刷完储值卡,挽着他温柔地问挑哪匹马。


叶修被富丽堂皇的雕饰迷了眼,哪匹都不想要,扫视场内,随手指着马群中南瓜车:“就这吧,我们还能坐一块儿。”


周泽楷果真走过去,用手护着门檐,眼巴巴望叶修。叶修心一横,猫腰钻进车,周泽楷紧随其上。


没等多久,音乐奏响,旋木随乐舞起,连带他们的小南瓜一起悠闲地转。


摄影师尴尬非常,心说叶修这家伙净惹麻烦,选哪匹马不好选个南瓜。那么小块地方又不好挤上去拍,在外又被车身挡住大部分拍摄视角,就剩正面开的两面小窗,叫他不得不扛着机器绕场转圈与其保持同步。


叶修不知他腹诽,心情颇好地冲他挥挥手,感觉意外不错。


周泽楷见他高兴,嘴角扬起淡淡笑意。窗外缓逝的风景连二人往日鲜少聚首片段同拼凑断章,一路飘散幻化烟云。


他想,届时剪辑会给这片段打上奇异的粉红滤镜,搭上暧昧缠绵配乐吧,而现实是安静而淡漠的,唯有场内欢愉俏皮乐声,伴前辈畅然笑颜。


这便是约会吗?


几圈转罢,叶修带着周泽楷下转台,回头见他脸红得厉害,伸手背探他脸颊的温度,当他也难耐酷暑,当即打了招呼去附近甜品站买了两支甜筒。


冰淇凌是夏色的恋曲,星点热气便为人融化心意,瞬息缀点满口馥郁甜蜜。


叶修献宝般递出冰淇淋,拖着人到路边长椅挨边坐下,在雪霜碰着唇瓣时冻得打了个激灵。他舔一口,神情有些不满:“咦那么甜,还没老冰棍好吃。”


“还好呀。”周泽楷尝了尝,发表见解。


“青菜萝卜呗。”叶修不在意,“你代言那甜筒我也是支持了一下的,真不怎么样,下次代点好吃的。”


说罢,仿佛意识到不妥,冲一边导播商量道:“刚刚那段要不掐了?我怕我这口毒奶下去,都没厂商找小周代言了。”


导播抹汗,忙不迭点头。


风乍起,吹皱空气中嘈杂起伏的蝉鸣,初绽月季缠绵絮语,唇齿间尽是香甜回旋。


“好了。”叶修见周泽楷已吃完,也三下五除二解决剩下圆筒,拍拍手起身。


“这里。”周泽楷拉住他,指指嘴角,示意那处蹭上了巧克力酱。


叶修下意识伸舌去舔,无奈舌尖只能堪堪触碰边缘,而他本人不自知,目光投向周泽楷,问询:“好了吗?”


周泽楷摇头,用裹蛋筒的纸巾轻柔拭去他唇角污迹,这才点头。


叶修咳两声,装模作样提起往后行程,周泽楷展开地图给他指点几个方位,问过看法,确定接下来的项目。


那是夏日游乐场的午后,有峡谷漂流层层交叠的水浪,有赛车场上激情碰撞的火花,有魔镜迷宫拉扯出奇幻扭曲的双影。


有幽灵公馆暗色帷幕下,周泽楷悄无声息扣紧叶修的手。


“呃,我其实不怕的。”叶修嫌弃地拍开另一边蓦然伸出的鬼爪,向周泽楷解释。


周泽楷垂眼,眸子里带着点委屈,声音软软的,透着点撒娇的味道:“那……我怕呀。”


叶修再次感受到周泽楷那老少咸宜、男女都爱的魅力,保护欲蹭蹭往上涨,任人扣着自己的手,宽慰了他几句。


列车即将驶向终点,忽蹿出一只绿毛怪,持一柄巨斧,临门一砍。


叶修记挂着身边人的话,赶紧用不顺边的另一只手捂住他眼睛,感受他眨眼时睫羽拂过掌心,颤巍巍的痒。


按下不表。


最后的保留项目,摩天轮。


夏日落得慢,傍晚五点多的光景,天色尚且大亮,将落不落的夕阳亲吻他们的脸庞。


远黛层峦,迤逦绵延;西京繁盛,鳞次栉比,同画卷般渐展于前。


最高点离地近百米,仿佛伸手可揽流云、触碧落。


叶修叩叩座舱玻璃,扭头冲周泽楷笑得不怀好意:“最高了吧,是时候做点‘你懂的’事了。”


周泽楷歪头,眼神直直地望着他,意料之中熏红面颊,摸摸后颈,笑得腼腆。


“唉还是算了。”叶修义正辞严,说得若有其事,“会因为卖腐被挂的,不拉仇恨。”


仿佛拍了一天,现在才把握那尺度。


周泽楷失笑,眼睛扑闪扑闪,弯出一道悦目的弧度。他执起叶修的手,郑重其事在指尖落下轻如羽翼的一吻,同亲吻尘埃里开出的花。


“不管。”他放下手,表情带着点小调皮,难得任性地开了个玩笑。


毫不留情地击中叶修。


他揉揉发烫的指尖,暗忖这人接手神枪手账号卡那刻,该改名叫“一枪穿心”才对。


摩天轮看着高大,转上一圈不过二十分钟,匆匆而过。


“今天拍摄就到这儿,周队叶队辛苦了,我们派车把你们送回去吧?”导播哈腰。


“不了吧,我妈让我带小周回去吃饭,我们自己走。”叶修推辞,朝周泽楷挤眉弄眼,“是吧小周?”


“啊……嗯。”周泽楷点头。


节目组不疑有他,与二人道别后驱车扬长而去。


“嗯?”周泽楷率先问询。


“哈你不知道吧,这游乐园夜场才好玩,八百年不出门一次,怎么着让你尽兴而归。”叶修冲他笑笑,自信道,“前辈带你玩。”


所幸他们买的是储值卡,到夜场还能继续刷,不用重新购票。不过黄昏后确实人气旺,本空旷的场地忽变得熙熙攘攘,挤了满园。周泽楷念着前辈没手机,失散了难以联系,便始终圈着他的肩,将人护在身边。


二人看过星光展,将白日没逛到的项目玩了个遍,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。


华灯初上,摩天轮同一轮满月,冉冉升起于万家灯火间,如梦似幻。


“再来一趟?”


“嗯。”


身畔人俊朗的脸胜过天色将晚。


“唉,腰都快累散了,想想还是打荣耀有意思。”叶修靠着玻璃,长舒一口气。


周泽楷轻咬下唇,神色颇有点幽怨:“不喜欢我……?”


叶修忙坐直,摆手澄清:“没没,不喜欢的是出门。没有你的话,今天刚开车门我就要缩脚。”


周泽楷内心甜如蜜,那就是喜欢我了。


“想前辈帮忙。”他斟酌开口。


“唔,小周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?说来听听,我尽力。”叶修想了想,笑着补充,“帮轮回抢BOSS免谈。”


“买房,昼夜。”


“要在昼夜别野买房啊,恭喜大佬。”叶修调侃,“这要怎么帮,不会是问我借钱吧。”


在叶修注视下,周泽楷认真点头,没半分开玩笑的样子。


叶修叹息,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破破烂烂的皮夹递过去:“差多少啊,这儿我全部家当了,卡里还有点儿,够不够?”


周泽楷推回他的钱包,直视叶修眼睛:“差五块,你有券。”


“啊?”叶修愣神,几乎已经忘了这痛心一茬。


“算一起买的,可以…一起住。”周泽楷轻缓地眨着眼,尾音低垂,生怕听到拒否的答案。


话已至此,叶修再不懂可就愧对战术大师的名号了。


“这是不是有点突然,进展有点快?”他比较谦虚,试探着问询。


“还好吧。”周泽楷歪头,语气再软,战略性带了点可怜兮兮的意味,“借嘛?”


叶修绷着脸,装模作样将未收回的钱包摊在小圆桌上,从里头数出九枚硬币,一挥手:“借!我再大方点,连九块钱一起出……”


他的壮语豪言全融化在周泽楷倾覆上的唇间,化作缠绵旖旎的碎音,短促吐息间氤氲胜过夏阳的热意。


辗转的亲吻同陨星飞散,扑簌簌往下落。


“喜欢你。”周泽楷强势,“盖章,不许反悔。”


夜色深沉。


蝉鸣声渐消减。


摩天轮转上至高点。


与谁同坐?明月清风我。


-Fin-




只要开头点题,结尾点题,中间完全没出现也没关系!(喂。

评论

热度(5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