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好青年呀

❤️

【周叶】适应期(下)

热汤:

 


#占据七月最后一席!




【周叶】适应期(下)


不得不说,除在意图与主人维持“不正当”关系这一方面的执迷不悟,叶修于人类社会混得还是如鱼得水。


当他还是猫的时候,屋里随便找块地一趴便是一天,一天又接着一天,三年便同白驹过隙般流逝,素来对宅居耐受度很高。而爱猫心切的主人还是担心他独自在家寂寞——人的心境总归与猫不同吧,可领他出去上班又不现实。思来想去,周泽楷开了电脑,花上一下午手把手教会叶修基本操作,带他熟悉当下几款热门游戏的玩法。


伶俐的猫片刻掌握,在其间展现出过人天赋,眼前闪光,顿感打电脑确实比窝在路由器上不动有趣。


起初瞧叶修兴致盎然的模样,周泽楷也便跟着弯了眉眼,笑若和风。


然而,女人心,海底针;男人心,回形针。数日过后,周泽楷深夜加班归来,只见叶修懒散地坐在电脑桌前,十指于键盘上翻飞,快到画出花来。看他近期都沉溺游戏也不怎么搭理自己,周泽楷没由来一阵失落,明明养猫就该做好被冷遇的心理准备,明明化身为人前猫就不算粘人。


他皱着眉,牵动嘴角,盯了许久,终同老父亲般严肃叮嘱:“别玩久。”


“嗨,知道啦。”叶修一套技能组合斩杀当前小怪,忙里得闲抽出一只手冲他摆摆。


“被欺负要说。”周泽楷继续关切,“替打回去呀。”


叶修乐了:“这区会长都挺希望我不要欺负他们的。”


“哦。”周泽楷摸摸鼻子,思量半晌又冒出一句,“网上…骗子,小心。”


“噗,我有什么好骗的,又没钱,就靠你养着了。”叶修冲他眨眼,宽慰道,“放心吧。”


不不你不知道,周泽楷不知如何启齿,还有那种爱情骗子。他觉得自家猫那么单纯,首次接触游戏保不准被人妖专业户盯上,别装备给打了竞技场段位陪着上了,人家甩下一句“大兄弟对不住我老婆要生了拜”,从此匿迹江湖。


他上前两步,企图与叶修好好讲讲网络世界的防人之心,不想瞥见屏幕里身材窈窕的守护天使,头顶芳名“忧郁小猫猫”。


周泽楷内心遭受强烈冲击。


好在叶修自行解释道:“二十四职业我都想试试,这就随便弄的一个马甲,用着倒也顺手。”


刚好刷完手里副本,叶修扭扭脖颈,后知后觉察觉到周泽楷的不自然,不得不说他没话找话的本事很差劲。


原因为何?他结合语境稍一联想,心下便有了答案。


“不开心了?”叶修试探着问道。


周泽楷摇头矢口:“没。”


而叶修认定对方的沮丧,只觉他口是心非闹小别扭的样子也特可爱,怎么叫人不喜欢?他叹息,一本正经道:“小周你有所不知,我是在办正事,没有为了游戏冷落你。”


嗯?周泽楷眼神询问。


“你也说我不再是猫了嘛,总不能继续吃白饭吧。”他振振有词,举一反三,“好不容易找到个上手的活计,给人游戏代练挣钱。”


周泽楷动容,他豆腐嘴豆腐心,本就拿伶俐的猫没个办法,此前反复念叨的几句“人猫有别,不能这样呀”,总是淹没在猫耳柔软的触感中,化为徒劳,现在更被猫的温柔晓事触动。


“又不是养不起。”他小声嘟囔。


“不一样,挣钱还有别的用处呢。”叶修故作神秘,“不是说了要……哎哟!”


他猛地想起什么,从椅子上一跃而下,拉开旁侧壁橱抽屉,随手扒拉几下,翻出一捧孤苦伶仃的花。


华丽繁复的包装里稀稀拉拉缀着三枝玫瑰,在逼仄拥挤的空间里被压得扁扁,叶子卷曲泛黄,花瓣七零八落,可怜兮兮的。


叶修皱皱鼻子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
他有些尴尬:“放外面我闻不惯,所以塞抽屉里了。今天你回来得太晚了,下午它还好好的。”


这是要送给自己?周泽楷心思一转猜到答案,沉吟着,内心百端交集。遥忆往昔,叶喵初入家门,为表达对主人的喜爱,趁一日夜深,将自己捕获的蟑螂轻放于周泽楷枕畔。又执守次日清晨,用饱含深情的目光观察他早起见着“礼物”的恍惚。


换谁受得了啊?


自那起,周泽楷练就一手好厨艺,鲜少外出下馆子,只为让猫意识到自己真的饿不死,不用劳它大驾为他捕食。


虽然现下猫的目的貌似不太单纯,好歹手法不再令人崩溃。


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感动?有没有喜欢我,那种喜欢。”叶修将花束塞进周泽楷怀里,覥着脸连自己一块儿蹭上去。


周泽楷好笑:“哪儿学的?”


叶修坦白:“楼下卖花的,说买了他的花能升职加薪手速上八百对象感动到死心塌地非君不嫁。但太不实惠了啊,我挑了半小时,砍了一半价,走的时候他脸都黑了,也不知怎么了。”


周泽楷忍俊不禁,笑的间隙:“他骗你。”


“唔,就没增加一点点喜欢吗?”叶修不甘心,尚怀期待。


“又不是女孩子。”他习惯性摸上猫松软的头发,小心翼翼抱着花向外走去,“晚了,睡吧。”


屋内叶修思忖片刻,一拍大腿,原来是战略性失误!


温恭自虚的猫移樽就教,趁电脑还没关打开千度输入问题“怎么追男生”,在结果页面随意选了一条点进去。


“在追求一个男生前,最重要的是在心里确定他是你想要的类型。通过各种角度了解,看三观是否契合。”


嗯,各种角度。叶修回想清晨居高临下的角度,淋浴房前仰之弥高的角度,被举起来亲亲平视的角度,觉得周泽楷性格好长得好,谁不喜欢?至于三观,他喜欢猫,自己是猫,真特喵契合。


“要确定他对你不反感。”


这还用说,叶修不屑,直接略过这一段。


“都没问题就约他去看电影,看书,周末出去走走。然后选择合适的时机表达自己心意,成功率肯定很高。”


长久的沉寂后,叶修果断关闭页面。


再点开一条,知乎上一千多则回答,太长不看。只粗略瞥到一句“软硬兼施,善用心机。持之以恒,一举拿下。”


叶修只觉得这些人在驴他,怀着满腹质疑,干脆关机上床睡觉。


鸡飞狗跳追主人的日子一天天过去,叶修送的玫瑰经周泽楷剪枝灌营养液后苟延残喘小半个月,终于死透了。


“哎小周,你说的喜欢到底是怎样。”叶修无聊地扯着花瓣,忍不住发问,“我已经很确定我对你不是对鱼干那种喜欢了。”


“恋人间,不一样。”周泽楷亦无法轻易言喻,酝酿许久,“别离想念,相见愉悦,想触碰又收回手,还有……心跳?”


“那你上班我总想你,回家了我也很高兴,凭什么说我对你不是喜欢?”叶修不服。


“依恋吧……”周泽楷低下头。


“依恋?”


“照顾,好感。”


“那更能说明问题了,我也没说‘喜欢’你妈妈呀,她对我也很好。”


周泽楷被堵得哑口无言。说来他自工作起便搬出家独居,但碰上出长差还得把猫放父母家托管。记得有次去瑞士呆了个把月,回来一见,叶喵同所有在奶奶家度过暑假的孩子般,胖若两猫。


“想起来,那次你从苏黎世回来接我,连着两个月不让我吃饱,就觉得我胖。”叶修忿忿,“我只是毛茸茸而已。”


“……健康。”


“算了。”叶修摆摆手,“你擅自把我的喜欢定义成依恋,这对我不公平。”


“你也不确定,是臆想?依赖?冲动?”周泽楷难得强势,暂缓,又柔下声,“还小,不适应。我不能……”


“我又不是三岁小猫,我确定。”叶修嘀咕。


周泽楷皱眉,震惊:难道不是?


“咳咳。小区里花花一岁半都叼孙子了,三岁怎么着都能五世同堂,而你还不许我喜欢你。”叶修委屈,补充,“要换算,我还比你大四岁。”


“起码,暂时不行。”周泽楷语气温和,语意武断。


“……好吧,总有机会的。”


残败的朵瓣已被他揪个精光。


其后的日子,叶修果真藏匿起他的小心思,对周泽楷的喜欢闭口不提,二人关系重归往日单纯和谐。


他的代练服务打出了名气,偶尔在网站平台做做直播,每月收入也算可观,被他仗着自己没身份证开不了卡的正当理由,一分不差存在周泽楷信用卡里,权当补贴家用。


不再听见猫总围在身畔调笑喜欢,不再见着猫做出有趣的举动意图追求,周泽楷点点头,这样才是对的嘛。


叶修初幻化为人,而喜欢与爱又是宽泛复杂的情感,掌握不好个中尺度,同雏鸟般迷上长久以来照顾他的自己,认作予恋人的情爱,一意孤行。而自己不是,生而为人,他理应在稍长的年月中审视自己的内心,领着迷途的猫咪走出厄勒克特拉情结,而非趁此满口答允,以回应愈发蒙蔽对方的眼睛。


可是。


调试器输出逻辑推理,检测出复杂代码中一个bug。周泽楷如梦初醒,抓住上一段愣神时记忆的尾巴,那青年张扬地笑着,一双耳朵得意地支棱起。


甩甩头潜心修改,而不知何时,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又悄然钻入脑海。


别离想念,相见愉悦。


他意图抓住那条自说自话扰人清修的尾巴,却在堪堪触及尖尖的时刻缩回,连在想象中都不敢再上前一步。


一如他告诉尾巴主人不能喜欢自己的种种理由。


他的猫那么好。


想触碰又收回手。


意识抽回,周泽楷捧着狂跳不止的心窝,暗道你凑个什么热闹?


还有……心跳?


“哟,一上午都过去了,你怎么还在改这段?”方锐神出鬼没,打趣,“下班生活不和谐?”


周泽楷尚回味余韵,不语。


方锐拍胸膛打包票:“和知心方哥哥说说,保证解决一切难题。”


明明他俩同届,方锐只比他大个四天,还自居哥哥占他便宜。所幸周泽楷也不在意,想了想,觉得死马能当活马医,还真掐头去尾删减一番将心路历程告知方锐:“有个朋友……”


“我靠,不作不死啊。”方锐禁不住吐槽。


“啊?”


“你那朋友啊,傻里傻气,一厢情愿替人做决定,是对自己不自信还是对人家不相信?喜欢怎么了,坦坦荡荡、堂堂正正,哪儿来那么多话。想拒绝就干脆点,想答应就别磨蹭。看把人逼得都不说了,才发现自己心情,可不自作自受?”


“那应该……”


“还用说?自己去问问啊,还喜欢着就皆大欢喜,不喜欢了你再反过来追追看咯。”方锐怒其不争。


“哦……诶不,是朋友。”周泽楷讪讪。


“行吧,朋友朋友。”方锐留下一个“我懂的”眼神,飘然远去。


徒留周泽楷一人在办公桌畔,伴代码bug串串到下班,难耐非常。


归家,开卧室门。


叶修着宽松T恤,趴在他的床上用笔记本打游戏,白皙的小腿随砍斫节奏左右摇摆,尾巴有一搭没一搭随意晃荡。


“回来啦小周。”叶修抬头,笑眯眯招呼。


“问你。”周泽楷直入主题,又没甚底气。


“说。”


“就是……还,还喜欢……?”周泽楷烫红了耳垂,出口皆为断章。


“喜欢啊。”叶修答得自然。


啊?周泽楷有些惊讶,毕竟几月来再没听叶修提及,以为他早已看清抽身,都做好倒转追求的打算。


“看吧,我说了你总劝我,不说还落得清静。而且,现在吃住在一起,晚上偶尔还能一起睡,和恋人也没什么区别嘛。”叶修美滋滋。


周泽楷面颊持续性发烧,声音几不可闻:“恋人……还有很多能做。”


猫的听力远超人类。


叶修轻而易举捕捉到这丝微小声音。


他眼前一亮,同时揪住希望之翼:“那你会教我吗?”


“也不会。”周泽楷这下又有了信心,眼里映着叶修,柔光盈盈,“一起学?”


“喵!”猫不由得翘起尾巴,笑飞上眼角眉梢,“现在开始!”




-Fin-





猫咪手速八百!(我手机看不到自己发的图,补个链接啊哈哈)

评论

热度(3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