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好青年呀

简单喜欢热烈爱

gwy的普通日常

iloveyou:

0.


常先没想到会再碰到叶修。


大学毕业的第四年,因为长时间加班赶稿生了一场大病后,他终于考虑起父母一直以来的劝说,去考了公务员,谋求一份稳定的工作。但报名的时候,常先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彻底抛弃以前的兴趣,选择了体育局下属新成立的电子竞技运动管理中心。


接到通知,要离开H市去B市面试的时候,常先还有些惆怅,请认识的朋友吃了顿饭,陈果也带着兴欣的队员们来了。常先好歹是个写稿子的,有点文艺情怀,一边喝酒一边想着,等再见到兴欣的这些人,不知是什么时候了。




所以入职面对顶头上司的时候,常先实在是控制不住:“怎么会是你?!”


兴欣前队长嫌弃地偏头:“你进单位不看介绍啊,本人,刚任命的电竞管理中心副主任,招你进来的文件我还签了字的。”


“不是……”常先还是无法把“叶修”和“官员”这两个词联系起来,他想起谣传中叶修的红色背景,“叶神,是不是你家里人安排你进来的?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叶修走前撂下一句:“小常你刚进来,别做其他的了,看看文件吧。”


常先看了三天的文件,等叶修再来的时候问他:“清楚了吗?”


常先心想叶修退役了心还是这么脏,垂头丧气答:“清楚了,在世界性赛事获得奖牌的运动员,退役后进入体育系统享受副处级以上待遇…………”*


叶修满意地拍拍常先的肩膀:“以后就是同事了啊,不用客气。”


常先后来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是叶修不用对他客气。




1.


一进单位事就不少。


先是要更新领导干部的通讯录,让把手机号也报上去。常先一看就想到叶修,根本不用手机的人,该怎么填。


问到叶修那里,叶修却没有犹豫,唰唰写了一个手机号上去。常先还有些惊讶,心想人果然还是要变的,问道:“叶神你有手机了?”


叶修瞟了一眼常先:“我家属的。”


还补充一句:“叫我叶主任。”


常先:“……”


常先心想,叶修这角色转变也太娴熟了。


还有,他什么时候有个家属了?!




2.


常先很快认识了“家属”。


叶修交上去的因私出国申请表被打下来了,常先很是纳闷,这个申请最简单不过,写个自费旅游就能获批的。他跑去拿了表格,白纸上,申请理由赫然写着三个黑字:“度蜜月!”


对方部门的人认识常先,偷偷跟他说:“我们办公室的小姑娘说查了叶主任没结婚,也没对象,前些天交的表里还填的未婚。”


常先应了一声,正准备回去,对方也是位八卦的,拉着他继续说:“那小姑娘是周泽楷粉,屏保全是周泽楷,之前一看到是叶修的材料立刻拿过去兴奋着呢,我看她就是故意找茬。”


原来还是个毒唯。


可终归是叶修自己填错了,人还不在,常先眼看出行时间没剩几天,还是把电话拨了过去。


“喂?”接电话的男声并不是叶修,听到常先询问,把电话给了旁边的人,“找你的。”


“喂,”叶修接了电话,“不能写度蜜月?这年头说个实话也这么难……我等会儿回来改。”


叶修很快回来,常先想起电话里的声音,试探着问:“叶神……叶主任!刚刚那位是……”


叶修头也不抬:“我对象啊。”


“怎么好像……”


叶修“啧”了一声:“国家不管这个吧。”


“怎么好像号码归属地是上海?”常先坚持问完了。


而且声音还那么熟悉,他还当记者的时候,不止一次听到过。


叶修面不改色:“周泽楷嘛,我作为电竞管理中心副主任,和电竞选手交流沟通感情,有问题吗?”


“…………没问题。”常先服了。




3.


“你好,”常先假装不知道手机那边是谁,“找一下叶主任。”


“喂?”


“您上交的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有点问题,”常先心里腹诽,又是那个毒唯粉挑出来的错,“那边说,你的婚姻状况又写成已婚了。”


叶修有些不耐烦:“xx部的怎么事儿这么多,我前段时间出国度蜜月……不对,旅游。在拉斯维加斯登记结婚了啊。”


“……”常先问,“就是那种,赌场旁边的,填个表格交五十块钱,几分钟办好的?”


“对啊。”叶修说,“是五十美元!”


“那个在我们国家没有法律效应。我们只认民政局。”常先说,“我给您改回去了啊。”


叶修在那边叹口气,常先听到他对边上的人说:“看吧,你几百块钱买张废纸。”


常先正准备挂电话,不小心按到免提,声音传出来:“怎么还真难过了?别郁闷啊,谁说废纸了,就是已婚,下次我还填已婚……”


常先愤怒地挂掉了电话。




4.


偶尔叶修也会到单位来待久一点。


有些同事并不清楚电竞,也对叶修本人不太熟,一起聊天的时候问叶修:“叶主任有对象吗,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?”


叶修笑了一下:“有对象,还没结婚。”


“怎么还没结婚?”


常先在旁边心惊胆战,生怕叶修就像当初突然说他用弟弟名字打比赛一样,就这么出柜了。


叶修说:“丈母娘不让啊。”


“当初她催我对象结婚,我对象问她想要什么样的,她说工作稳定,有共同爱好的就行了。结果我对象把我领到她面前,公务员很稳定了吧,我们俩也特别有共同爱好啊,她还是不同意。”


同事听得有点不忿:“这要求也太高了吧!”


“就是。”叶修附和。


“小常怎么不说话了?”叶修忽然想起一旁的常先 ,转过头问。


常先还是沉默,他总不能问他的上司为什么还这么不要脸。




5.


“叶主任……”


“又要改?”


“不是……”常先说,“有人跟纪委举报您有隐藏房产,说经常看见你出入高级别墅。”


常先心里也有点忐忑:“您好像报备的只有一处小公寓,是不是填漏了。”


叶修沉默了半天才说:“我对象,夏休期来B市,我这些天住在他家而已。回来我去解释。”


常先想,拍广告代言赚得可真多。


“到底是谁这么闲举报啊。”叶修说。


常先刚想回答,就听到下一句:“你看因为你我还要被谈话,你得补偿我。”


常先:调情前能不能先把你下属的电话挂了………………




6.


常先同志,在机关工作已经有几年,可以说是越来越顺利,除了上司经常不来还老是填错材料需要修改外,并没有太大的烦恼。


哦还有xx部的那个粉丝又在找他上司茬。


“为什么叶修明明未婚,还写着有孩子?”


常先心里回答:因为他和你偶像去做了试管婴儿。


“等等,这孩子还姓周?他是不是填错了啊。”


当然姓周,还挂在周泽楷户口本下面的。你会问我就不会之前问吗?


“他填错了。”常先拿出另一份,“这份是正确的。”


“咦,那你之前拿错误的干什么?”


常先微微一笑:“其实也没错。”


事了拂衣去,只留下小姑娘莫名其妙。




7.


“叶修要辞职了?”拿着交上来的《公务员辞去公职申请表》,常先看到xx部的周粉变了脸色。


“他为什么要辞职?”


“他说他对象退役了,他也要去结婚。”常先面无表情。


“什么逻辑……”小姑娘想想,一副惋惜的神色,“说起来我以前可讨厌他了,我男神是周泽楷,有些人老喜欢把他们俩凑到一对,我周明明是铁骨铮铮的直男好嘛!哎,现在他也离职,周泽楷也退役了……”


她这么说着,像是终于反应过来:“等等,你刚刚说他对象……”




边上传来两声敲门声:“你好,刚才的表写错了,我来重交。”


叶修走上前,不顾人家那破碎的粉红少女心,笑着加了一句:“这里填错了,叶修,已婚,配偶是……”


“周泽楷。”




*虚构。现实里是奥运赛事。

心花放

iloveyou:

01


周泽楷站在教室里,盯着地板。


一声不吭。


这是全市最好的中学里的教室,现在被临时拿来当面试室。想要进学校的学生,首先要通过笔试,再经过面试。自我介绍一段,然后由老师提问,他来回答。


流程是这样的。


但是周泽楷站上去,说了“我叫周泽楷”以后,就开始低着头看地板。下面的老师们面面相觑,他们对这位笔试成绩第一的状元的沉默,早已有所耳闻,可今天亲眼所见,还是陷入了尴尬。 


“咳。”有个老师忍不住了,翻了翻手里的资料,问:“周泽楷同学,你有什么特长吗?”


周泽楷犹豫了一下,摇头:“没有。”


本来想让他随便说一个就通过的老师面色有些不好,只好又想了一个惯用的问题:“那你为什么想来我们学校?”


这个问题让周泽楷抬起头,望了望窗外,带着些许雀跃的情绪回答:“这里绿化很好。”


……


是了,这所百年老校,不乏参天大树,甚至还有一片小花园和凉亭用于学生课后休息。


老师忙着打圆场:“那是不是来我们学校是为了更好地进步呢?”


周泽楷不迭点头。


老师松一口气:“行你通过了,记得准时报到。”


周泽楷惊喜地看向面试的老师,又急急低下头,对着地板踩了几下。然后鞠了一躬,跑出去了。


“是我看错了吗?”一位老师问旁边的人,“他刚刚跺脚干什么?”


“谁知道呢,天才总有些怪癖嘛。这可是冯校长专门叮嘱一定要招进来的高材生。”




周泽楷在走廊里跑了一段,又想起什么,回头一看,果然。


他叹了口气,往回走了几步,将那一条直线上生出来的绿芽全都踩没了。


“喂。”一个不太严肃的声音飘过来,“干什么呢?”


周泽楷眉头一拧,他看见了叶修。


叶修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更是出了名的聪明,周泽楷怕被他看出什么来,叫了一声“前辈好”,就硬着头皮准备往前走了。


“新同学。”叶修却不肯放过他,“我怎么觉得你很眼熟啊。”


周泽楷僵住了。
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咬着牙开口:“没有。”


“没有?”叶修装作惊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讨厌,“难道我看错了?”


“看错了。”周泽楷说。


然后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聊,把鸭舌帽一戴,疾步消失了。


叶修愣了愣,苦笑着摸自己的脸:“我有那么讨人厌吗?”




02


叶修当然不讨人厌。


至少,现在周泽楷还不算人。


他也不是讨厌叶修,只是如果进校第一天,就暴露了秘密,他的修炼也失败得太彻底,只能急匆匆地消失。


周泽楷是个没有成熟的花神。


原本按照规矩,他还有两百年才能出世。可长老方明华说他天赋异禀,早点出来有好处。


说是这么说,周泽楷出山的时候,方明华还是舍不得的,他拉着周泽楷的手:“你修炼还不到位,千万别在人面前暴露了出来。我上次在人间遇上一个叫江波涛的,你且先和他学学怎么好好做人……对了,你这书包怎么这么鼓,装的什么?”


周泽楷说:“食物。”


他又解释说:“花肥。”


方明华:“……”




只是真的出来以后,才发现问题多多。周泽楷不爱说话,高兴了也不会像别人一样表达。有次和班里同学去看喜剧电影,旁边的女生都在哈哈大笑,转头一看,周泽楷正盯着地板。


“周泽楷。”楚云秀问,“你看地上干什么,还能看出花儿来啊。”


说完看周泽楷没反应,继续和苏沐橙吃爆米花了。


灯光昏暗,她没看到周泽楷脚下的木地板上,有几朵花正在往上窜。周泽楷想去踩的转瞬之间,已经长到膝盖高了。


周泽楷正不知所措,喀嚓一声,电影已经放完亮灯。眼看同行人都站起来,周泽楷忙伸手拔了花,反手藏到身后,站起来和他们一起走。


出了电影厅被同学看到,他们一定会奇怪。


周泽楷环视周围,想找个垃圾桶,可快到门口了依旧没看到。眼看还有几步路,周泽楷又想起方明华千万不要曝光身份的嘱托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花塞到了身后人的手里。


那个陌生人奇怪地“咦”了一声。


周泽楷心里也实在抱歉,低声说了句:“送你的。”便跟着同学一起出去了。


虽然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,但他没有追出来询问,实在是帮了周泽楷一个大忙。


该说声谢谢的。




回去周泽楷去问了江波涛,民间医学家江波涛给周泽楷做了诊断。


“法力不足。”他说,“所以伪装人类还不到位,情绪会通过植物生长表现出来。”


他还拿周泽楷做了几次测试,发现每当周泽楷心情愉悦的时候,只要脚底下有土壤或是灰尘,身上自带的花种就会落地开花。


“这个没办法,你只能记得随时观察地板,一有发芽的迹象就踩死。”江波涛说。


周泽楷太痛苦了,他是个花神,又不是网上抢楼的,整天杀花,残害生命啊这是。


“没事,刚发芽就踩死,顶多算流产。”江波涛安慰他。
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


这天晚上周泽楷失眠了。


叶修没看到吧。他想。


翻了个身。


他看到了吧!


又翻了个身。


他会去告老师吗?


再翻个身。


老师不会信他吧。


周泽楷滚到床下面去了。


他懊恼地站起来,一想到叶修那似笑非笑的样子,更是发愁。


等下次去试探一下叶修吧。周泽楷这样想着,并不知道自己定下了多么高难度的任务。




03


等到开学忙起来,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去找叶修,叶修就找上了他。


叶修是学生会长,问周泽楷要不要加入。


周泽楷第一次收到这种邀请,不知作何反应,把办公室地板的纹路都快数清了,听到叶修说:“小周没想好吗?先一起去吃个饭吧。”


周泽楷一看时间,“嗯”了一声,和叶修去了食堂。


叶修看到周泽楷的餐盘时,颇为惊讶:“你这么喜欢吃肉啊。”


叶修又说: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心想这位同学漂亮得跟花儿一样,以为你是……喝风饮露的。”


这句平常的称赞,在周泽楷听来却是重重的暗示。


周泽楷说:“我吃素。”


夹了一块红烧肉吞下去了。


叶修乐不可支。


他叹口气,又看到学生会的熟人,招呼道:“隔壁校的张佳乐回云南带了鲜花饼,让我给你们拿来了。”


众人欢呼着一拥而上,把好几盒鲜花饼分着吃了。


叶修忙碌中也没忘了周泽楷,他抬眼看周泽楷,周泽楷脸都白了。


“小周要不要来一块啊。”叶修问。


叶修太可怕了!他居然人身威胁!


周泽楷心里苦,他说:“我愿意。”


“啊?”叶修没反应过来。


“我愿意加入学生会。”周泽楷说。




周泽楷确定叶修知道秘密以后,愈发觉得叶修很可怕。


叶修会在周泽楷结束光合作用的傍晚约他出去跑步,然后趁周泽楷累得气喘吁吁来不及防备时讲一个好笑的笑话。


“咦小周,”叶修问,“你伸腿在踩什么?”


周泽楷忙收回了他细而有力的长腿, 擦擦额头上的汗:“没什么。”


他又说:“我回去了。”


叶修不接他的话: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花香?”


周泽楷想,我不会上当!


“没有。”


叶修轻笑了一声:“怎么感觉自从你来了,花就开得特别茂盛。”


他又看向周泽楷,周泽楷的脸微微发红,什么话也接不上来,说了句“前辈再见”就走了。


回去后周泽楷给自己接了杯热水,却不喝,捧着水杯发呆。他总觉得叶修这句话依然是威胁,可怎么他听着,却有点称赞的味道。


而且,他似乎,还有点高兴。


“喂,小周。”室友江波涛叫他,“想什么呢。”


江波涛指了指地上。


周泽楷手一抖,把刚得到一线生机正攀着周泽楷腿生长的玫瑰给烫死了。




04


“这次元旦晚会要不要多布置点花?”叶修看着周泽楷交上来的策划案,提意见。


周泽楷惊恐地看着叶修。


“我挺喜欢花的。”叶修又说。


这已经不是暗示了吧。周泽楷已经不堪这样的欺压,咬了咬牙,想和叶修彻底决一死战。


这些天经过他的研究,对叶修的身份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叶修姓叶,外号还叫叶神,是哪个山头的简直不加掩饰。可恨他修炼得太好,没让周泽楷发现一丝破绽,倒是周泽楷自己,好几次都险些暴露了。


比如自习的时候,叶修作为值日的干部来检查,忽地走到周泽楷座位后面,弯下腰:“这里做错了。”


他纤长的手指在周泽楷的试卷上轻轻一点,周泽楷一看,果然算错了。他嘟囔了一声,拿修改液在上面涂。
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叶修偏过头。


周泽楷脸有些发红,提高声音:“谢谢。”


叶修这回听清楚了,对着周泽楷笑起来。周泽楷忽然觉得这具身体运行得不太好。


比如心跳刚刚漏了一拍。


眼看叶修走远,周泽楷忙弯下腰,把在寂静中凄惨尖叫的花芽掐掉了。




等周泽楷算完他的胜率,叶修早就消失得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
周泽楷就站在原地,直到叶修回来。


叶修捧着一束花,还是冲着周泽楷笑:“选这种花布置会场怎么样?”


彩排的灯光打歪了,照在叶修的身上。黑黢黢的礼堂里叶修光芒万丈。


周泽楷忽然明白了。


叶修好像……不是在威胁他。


似乎是在……泡他?


周泽楷在心里忧愁起来:不知道轮回会不会同意。毕竟他才300岁,还是早恋。


周泽楷说:“我不喜欢。”


叶修倒是没意外,问:“那你喜欢什么?”


周泽楷说:“太多花了,不喜欢花。”


“喜欢叶。”




05


周泽楷伸出手来拥住叶修的时候,叶修在他耳边说:“可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送我的就是花啊。”


周泽楷僵了一下,似乎有些什么东西,搞错了。他很混乱,却又不想放开:“所以那天,才说眼熟?”


叶修迷茫地任由周泽楷抚摸他的脊背:“是啊,花是你自己送的,你还装不认识我。”


丹田里空无一物,是确确实实的人类。


只是再阴差阳错,也已经走到这一步了。周泽楷垂下眼睛,说:“没有,很喜欢。”


“我也很喜欢小周。”叶修一边说,一边惊讶地盯住周泽楷脚下的地板。


一簇花丛,在肆意地生长。


那是满溢的心花怒放。





寂寞症

iloveyou:

你做过最寂寞的事情是什么?


很多年以后,早已成名的周泽楷在访谈里被这么问。


这种需要掏心掏肺的问题自然不能正面回答,他想想说:“等拍戏。”


也没有错。


娱乐圈里不红就是最寂寞的。


寂寞的周泽楷,曾经当过一年自己贴吧的吧主。


这可真是,寂寞得野草丛生了。就像周泽楷的贴吧一样。


他的贴吧ID叫一枪穿云,是他出道演的第一个角色。


播出当天周泽楷十分激动,守在电视机前等了三个小时然后睡着了。


还是个地方台,网上都没有资源可以下,周泽楷又等了一天的重播,才拍到了自己的出场画面。


他发了个贴,标题就是片名+角色。周泽楷觉得,自炒这门活,真是太需要手艺了,像他,实在没法打出:“有人看了xx卫视的新剧吗,这个叫周泽楷的新人好帅啊!!!!”这种词句,他只会非常单调地把图片传上去,然后利用吧主身份给自己加精。


新人周泽楷兢兢业业,传了三个月的图。


终于在三个月后,他的个人贴吧出现了第一个回帖。


是打广告的。


周泽楷愤怒地把那堆“兴欣网吧,您的选择”“来兴欣,就放心”的水贴删完,正准备把那个打广告的“君莫笑”ID封掉时,贴吧右上角弹出了提示,他有一个回帖。


周泽楷愣住了,定了定神,点开。


君莫笑:


这小伙子挺帅的啊,叫什么啊?


周泽楷看着他发的标题:一枪穿云——周泽楷饰,怀疑这个兴欣网吧找了个盲人来发帖灌水。


于是周泽楷毫不犹豫地……回复了君莫笑:是周泽楷。


他太寂寞了。




可能这个水军,也实在无聊,居然和周泽楷聊了起来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没听过,你是他的粉丝?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那你来贴吧发广告?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哦这是周泽楷的贴吧啊?机器自动发的。我刚买完烟回来看一眼。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……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吧主别生气了嘛,除了他你还喜欢谁啊,聊聊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叶秋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哈哈,挺有品位。




君莫笑 申请加您为好友。


周泽楷看着好友申请提示,把君莫笑拒绝了。


他并不很想,和陌生人在私信里聊叶秋。


他喜欢的叶秋,前些天,突然消失,连消息都是公司透露,人影也不见一个。


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更是散布了不少颇为难听的消息。叶秋本来就是一个有争议的人,这些年有些不顺,被他得罪的媒体当然乐于踩上几脚。


周泽楷关了电脑,难过得连和他贴吧的唯一粉丝聊天的兴趣都没有。




第二天周泽楷又上了贴吧,他有新剧要播。


说是他的剧,其实有些托大了。不过是单元剧里最后一个单元的最后一集,他演了一个被抢钱包的路人,喊了一声救命。


其实照周泽楷这样的容貌,理应有更多资源的。 


他从小就被夸长得好看,星探也是看中了他这一点,才费尽心思说服他进演艺圈,只是有一个缺点,对演员来说,太严重了。


周泽楷不爱说话。


背台词念台词,倒是不成问题。可是周泽楷还没有到直接上戏的地位,导演挑演员,有时让他们即兴发挥一段,周泽楷就愣住了,沉默得像块顽石。应酬的时候,也从来不说点好听的讨制片人、老板开心,倒是被灌酒灌得吐了好几次。因此至今还演着龙套。


今天这个龙套,他也设计了十分丰富的内心戏。


这个被抢钱的小哥,其实是个肝炎患者,所以脸色不好。因为老被歧视,所以愁眉苦脸,因为没有钱,衣服也穿得很邋遢……


好吧,这其实是拍戏那天的周泽楷,盒饭没吃到,饿着肚子脸色差,戏服还大了一号不合身。


把帖子发完的周泽楷正准备关电脑,收到了回复。


君莫笑:吧主真是周泽楷的忠粉哈?


这种自炒还被人围观的感觉,真是异常地羞耻。周泽楷不打算回复,君莫笑却孜孜不倦。


君莫笑:@一枪穿云 怎么不理我,我前几天把你们小周的cut看了。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???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挺好的新人,很有进步空间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你怎么不加我好友啊。虽然这个贴吧没其他人,就这么聊也无所谓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消失了?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你不工作吗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失业啦,现在当临时工。




周泽楷突然明白了这个君莫笑赖在他的贴吧不走的原因。


他很无聊。


他也很寂寞。


周泽楷还是没有通过君莫笑的好友申请。


可是君莫笑和一枪穿云,还是在这个荒凉得长草的地方,真的成了好友。


周泽楷上线的时候,总会收到君莫笑@的提醒。


他终于不用再尴尬地自炒,发那些周泽楷相关的帖子了。君莫笑似乎真的对周泽楷有了一点兴趣,发帖最活跃的人,慢慢也从一枪穿云变成了君莫笑。这样正好,周泽楷只需要在他的帖子下面回复便好了。有时候君莫笑会对周泽楷的表演方法提出自己的观点,头头是道,像是个业内人士。周泽楷用来琢磨着演戏,倒是有了点帮助,慢慢也有了小配角可以接。


周泽楷越来越忙,可是寂寞并没有得到派遣。


有一次半夜回到家里,累得躺在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他又爬起来,看叶秋的电影。


那是很早的一部电影了,画质不好,周泽楷下的已经是超清版。落魄的修仙散人,在天地间独行。


周泽楷一帧帧地截图,他有一种想把珍藏的宝物分享的心情,可又不知道发到哪里去。朋友圈里全是工作伙伴,未免有些奇怪。


周泽楷发去了他的贴吧。


君莫笑:你怎么在周泽楷贴吧发别人啊,发去叶秋贴吧啊。哦不过他退圈以后好像连贴吧吧主都没有了。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很喜欢的演员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比喜欢周泽楷还喜欢?




这个问题可让周泽楷太难回答了。


君莫笑还在敲他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叶秋都退了,也没作品了,你还不换个偶像啊?


无意的一句话把周泽楷的疲惫都挑了起来,不仅是他的辛苦和落寞,还有他的遥远的梦想。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你懂什么!!!!!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喂,真生气啦?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怎么以前跟你说小周演戏还有哪里不足时你反应就没这么大……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我先睡了啊,别生气,喜欢叶秋……也挺好的。其实我挺高兴的。喏,作为补偿给你个内部消息,我听说他要做导演复出了,高兴点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前些天看到一首诗,挺喜欢的。我也有过这种时刻,晚上很容易寂寞,如果想排遣,不喝酒的话,抽根烟也行。


他给周泽楷发了一个链接,里面有一首诗。




法斯宾德的朋友/陪他到坎城参加影展


法斯宾德一瓶又一瓶地喝威士忌/半夜,还要别人到他房里来共饮


朋友不接电话,凌晨三点四点了/法斯宾德走过去敲门


敲门声音之大/使人不得不开


法斯宾德站在门口吼道/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寂寞






周泽楷忽如其来的,有些愧疚了起来。在这样的深夜,有人愿意和他聊天,不说钱,不说名,只是谈演技,谈理想中的电影和演员。其实也和知己差不了多少了。也许就是因为有君莫笑,他才只是寂寞,而非空虚。


这个君莫笑,看来也是一个在娱乐圈混得不如意的演员。明明有见地,有思想,偏偏只能在网吧里做着临时网管。


他想了很久,还是给君莫笑发去了消息。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你也会演得像叶秋一样好。


君莫笑 回复 一枪穿云:哈哈。但我不太想跟叶秋拍戏,我想和周泽楷合作。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……


一枪穿云 回复 君莫笑:会的。




周泽楷后来还是没有和那个叫君莫笑的人一起拍戏。也没有再去贴吧找他聊天。


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一个叫叶修的新导演向他的公司发来邀请,想让周泽楷演男主。为了给第一次的试镜做准备,周泽楷闭关把剧本背得滚瓜烂熟,可当天见到导演真人时,一句也发挥不出来。


“叶秋?”周泽楷非常震惊地看着导演椅上的人。


“嘘……”那人伸出食指抵在嘴唇上,“我叫叶修。”




而半年后,随着叶导演新片上映一炮而红的周泽楷,却面临着另一个让人苦恼的难题。


他拥有了蜂拥而来的粉丝,而他的新粉们,纷纷认为周泽楷的贴吧吧主一枪穿云,不过是一个披着皮的伪粉,仗着吧主权力胡乱加精,真正喜欢的是叶秋——也就是现在的叶修。证据当然是一枪穿云发帖时从不对周泽楷说些什么,却对叶修满是溢美之词。


他们甚至充分发挥了想象力,认为一枪穿云是叶修团队为了复出,派去的收钱职粉。预料到了像周泽楷这样的演技和容貌,一定会蹿红,是过气的叶修想来蹭小鲜肉周泽楷的热度。


这些都不算什么,问题是,群情激愤的粉丝们,要求换掉吧主,换成一个真正喜欢周泽楷,赞美周泽楷的老粉。


比如最合适的,君莫笑。




而此时的周泽楷,他能做的只有一件事。


他挡在电脑前,面色绯红,竭力不让叶修坏笑着把那行回复发出去。


君莫笑:可是,我已经和一枪穿云在一起了啊。